www.hbjzdb.cn 足球彩票分析网

页顶广告
足球
德甲
英超
西甲
意甲
法甲
欧冠
亚冠
篮球
CBA
火箭
勇士
NBA
群组
大小
论坛
英超
德甲
西甲
意甲
法甲
中超
综合
跑步
健身
游泳
羽毛球
网球
台球
排球
乒乓球
综合
网球
台球
排球
乒乓球
查看: 178|回复: 0

短史记丨慈禧并没有“向全世界宣战”

[复制链接]

142

主题

142

帖子

426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积分
426
发表于 2019-5-23 13:5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 | 谌旭彬中文知识界恒久传播着一种说法,称慈禧在1900年曾一怒之下“向全世界宣战“,亦即向英、美、法、德、意、日、俄、奥匈、西班牙、比利时、荷兰,共计十一国同时宣战。这种说法是错误的,既高估了慈禧的“勇气”,也低估了她的“理性”。支撑“慈禧向全世界宣战”之说的,是她曾下达过所谓的“宣战照会”与“宣战诏书”。但只要细读这两份文件,就不难发现,照会并不是什么“宣战照会”,诏书也不是什么“宣战诏书”。自始至终,慈禧在庚子年都未曾正式向列强宣战。
图:慈禧
所谓的“宣战照会”,指的是清廷于6月19日发给列强驻京各使馆的一份文件。文件内容如下:“中国与各国向来和洽,乃各水师提督遽有占据炮台之说,显系各国故意失和,首先开衅。如今京城拳会纷起,情面浮动,贵使臣及眷属人等在此使馆情形伤害,中国实有保护难周之势,应请于二十四点钟之内带同护馆弁兵等,妥为束缚,速即起行,前赴天津。”(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编:《义和团档案史料》(上册),P152。)清廷文件中所谓的“各水师提督遽有占据炮台之说”,指的是同日送达慈禧之手的法国总领事杜士兰的一份照会。在照会中,杜士兰要求中方交出“大沽口各炮台”,否则将以武力强占。也就是说,事变是这样子的:先是列强送来了一份照会,以不相信清军能保护其驻北京使馆之人免遭义和团伤害为由,向清廷索要大沽口等各处炮台。清廷不肯敞开门户把军事重地交给列强,又不肯与列强开战,于是提出另一种解决办法,希望列强将驻京使馆之人临时撤到天津,由列强自行保护。通观清廷发出的这份“照会”,当中并无一字半句涉及“宣战”。而且,按照国际法,两国宣战必互撤使团。清廷仅提议列强将驻京使馆之人撤至天津,并非要将使团驱逐出境,显见这份照会,并无意要与列强断绝邦交,更无意向列强宣战。事实上,接到这份照会的列强,也未将之当成“宣战文件”。
图:大沽炮台示意图。6月17日联军攻陷大沽炮台;19日清廷才发出所谓“宣战照会”
再来看所谓的“宣战诏书”。该诏书由清廷在6月21日颁布。原文较长,照录于下(不耐者可跳过,看后文的解读):“光绪二十六年五月二十五日,内阁奉上谕:“我朝二百数年,深仁厚泽,凡远人来中国者,列祖列宗罔不待以怀柔。迨道光、咸丰年间,俯准彼等互市,并乞在我国传教;朝廷以其劝人为善,勉允所请,初亦就我范围,遵我束缚。讵三十年来,恃我国仁厚,一意拊循,彼乃益肆枭张,欺临我国家,侵占我土地,蹂躏我人民,勒索我财物。朝廷稍加将就,彼等负其凶横,日甚一日,无所不至。小则欺压布衣,大则侮慢神圣。我国赤子,仇怨郁结,人人欲得而甘心。此义勇焚毁教堂、屠杀教民所由来也。朝廷仍不肯开衅,如前保护者,恐伤吾人民耳。故一再降旨申禁,守卫使馆,加恤教民。故前日有「拳民、教民皆吾赤子」之谕,原为民教表明夙嫌。朝廷柔服远人,至矣尽矣!然彼等不知感激,反肆要挟。昨日公然有社士兰照会,令我退出大沽口炮台,归彼看管,否则以力袭取。危词恫吓,意在肆其猖獗,震动畿辅。平日交邻之道,我未尝失礼於彼,彼自称教化之国,乃无礼横行,专肆兵坚器利,自取决裂云云乎?“朕临御将三十年,待百姓如子孙,百姓亦戴朕如天帝。况慈圣中兴宇宙,恩德所被,浃髓沦肌,祖宗凭依,神只感格。人人忠愤,旷代无所。朕今涕泣以告先庙,抗慨以示师徒,与其苟且图存,贻羞万古,孰若大张鞑伐,一决雌雄。连日召见大小臣工,询谋佥同。近畿及山东等省义兵,同日不期而集者,不下数十万人。下至五尺童子,亦能执干戈以卫社稷。彼仗诈谋,我恃天理;彼凭悍力,我恃民气。无论我国忠信甲胄,礼义干橹,人人敢死,即土地广有二十馀省,人民多至四百馀兆,何难减比凶焰,张我国威。其有同仇敌忾,陷阵冲锋,抑或仗义捐资,助益儴项,朝廷不惜破格懋赏,奖励忠勋。苟其自外天生,临阵退缩,甘心从逆,竟作汉奸,朕即刻严诛,绝无宽贷。尔普天臣庶,其各怀忠义之心,共泄神人之愤,朕实有厚望焉!钦此。”(《谕内阁以外邦无礼横行当调集义民誓张挞伐》,《义和团档案史料》(上册),P162-163。)诏书是下发给内阁的。内中虽有“与其苟且图存,贻羞万古,孰若大张挞伐,一决雌雄”(与其屈服,不如对抗)之语,但核心内容,仍是号召“尔普天臣庶”,也就是所有的大清人,都站出来为守卫爱新觉罗而战。显而易见,这份诏书,是在做“内部动员”,而非“对外宣战”。在清廷内部,诏书只转达到了内阁及部分地方督抚一级。至于列强,他们从未收到过这份文件。此外,诏书中没有提到任何国家的名字。若为“宣战诏书”,这是不可能犯的错误。
图:1900年7月13日,日军攻入天津南门。此时,清廷仍未对列强宣战
这份“内部动员诏书”,仅能证明以慈禧为首的清廷高层,在6月21日确实一度有过与列强一战的激动。慈禧的激动,甫以“内部动员诏书”的形式转达下去,就受到了以李鸿章为首的地方督抚的抵制。以是,8天之后,6月29日,开战激动已荡然无存的清廷,再下谕旨给清廷驻各国使臣,向他们强调此次战事,决非朝廷所愿。谕旨写道:“朝廷非不欲将此种乱民下令痛剿,而肘腋之间,操之太蹙,深恐各使保护不及,激成大祸。……尔时不得已,乃有令各使臣暂避至津之事。……不料……(6月17日联军)先开炮击(大沽炮)台。……自此兵端已启,却非衅自我开。且中国即不自量,亦何至与各国同时开衅,并何至持乱民以与各国开衅。”(《军机处寄出使俄国使臣杨儒等电旨》,《义和团档案史料》(上册),P202。)
图注:八国联军攻陷紫禁城后,在乾清宫内合影
事实上,直到6月29日,列强已对清廷开战逾半月之久,清廷仍在理想泯灭战端,故始终未曾正式宣战。也由于始终没有正式宣战,清廷没有召回驻各国使臣,且下令他们,须将清廷不肯与列强开战的立场,向各国外交部分“切实声明”,遇有谈判事件,也仍须“照常办理”。稍后,在7月份致日、英、法、德、美五国的国书中,清廷再度重申了两点:(1)清廷没有对列强宣战。(2)战端乃列强攻占大沽炮台引起。早在1860年代,总理衙门已组织学者翻译了《万国公法》。按照国际法,如何才算对外宣战,朝廷非常清楚,甲午年的对日宣战诏书就是一种应用。清廷在给列强的国书强调本身没有对列强宣战,是有国际法为依据的。简言之,所谓“慈禧向全世界宣战”、“慈禧向十一国宣战”,实是中文知识界脑补出来的论断。1900年的慈禧虽然昏聩,但并不是一个疯子。(完)

来源:https://xw.qq.com/orignal/20190522001290/CRI2019052200129000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www.hbjzdb.cn 足球彩票分析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999test.cn & www.hbjzdb.cn 足球彩票分析网

GMT+8, 2019-11-22 18:06 , Processed in 0.202246 second(s), 2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